赛季cba联赛赛程 > 其他小說 > 先生你是誰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翩翩君子,溫潤如玉

浠婂ぉcba璧涚▼ :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翩翩君子,溫潤如玉

赛季cba联赛赛程 www.mhwpt.com 赛季cba联赛赛程

  唐心妍點完餐,把餐單還給服務生。

  等餐的時候,彼此沉默,時間似乎稍顯漫長。

  唐心妍努力的調整呼吸,腦子有些亂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會被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給電到了。

  杜云皓雖然長得很好,但唐心妍對帥哥可是免疫的。

  她爹和哥哥都是帥哥,阮叔和傅叔家的兩個也是各有千秋,三叔顧景遇家的那對雙胞胎更是遺傳了三嬸謝瑤的美貌,長了一張妖冶的臉。

  所以說,一見鐘情這種東西,絕對不僅僅是看臉。

  就像一把鑰匙配一把鎖,唐心妍覺得,面前坐著的這個男人,就是她的那把鑰匙,對她有著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唐心妍的手捂著心口,生怕這顆不安分的心臟會從里面跳出來。

  她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,一直垂著眼簾,視線恰好能看到他搭在桌上的手,手指修長,干凈而漂亮。

  杜云皓的手邊放著一本書,一本徐志摩的詩集,封皮有些舊,似乎被翻看過無數次。

  應該是他等她的時候,隨手從餐廳的書架上拿來看的。

  唐心妍的視力很好,隔著不近的距離,她仍能看清書面上印刷的字體:你記得也好,最好你忘記。

  徐志摩,偶然。

  持續的沉默,氣氛有些微妙。

  杜云皓薄唇微抿著,見她一直盯著桌上的那本詩集,語氣淡然的,甚至帶著幾分隨意的問:“喜歡看詩集么?”

  “哪兒有時間看這種無病呻吟的東西,不如多打兩場官司,利國利民?!?br />
  周涵若正在走神,于是,不經大腦的回道。

  話出口后,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  她從坐在他面前開始,智商就一直不在線。

  果然,情動而智損啊。

  杜云皓聽完,勾唇淺笑,端起桌上的咖啡,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,然后,說道:“嗯,有道理?!?br />
  唐心妍愣愣的看著他,感覺魂兒都已經被他勾走了一樣。

  他竟然,在對她笑呢。

  隨后,服務生端上了餐盤。

  左叉右刀,唐心妍優雅的,小心翼翼的切割著盤這里的牛排,然后,小口的吃著。

  她剛吃了兩口,放在桌面的手機就嗡嗡的震動起來,震動聲很大。

  唐心妍突然想起來,她來之前交代過助理,一個小時后給她打電話,她可以借故結束掉這場無聊的相親。

  唐心妍慌忙的伸手掛斷了電話,歉意的對他笑了笑。

  她重新拿起刀叉,還沒來得及吃,手機又響了起來,嗡嗡的震動聲,催命一樣。

  “不接么?”

  杜云皓抬眸看向她,語氣平和的問。

  唐心妍拿起桌上的手機,直接關機。

  然后,笑著回了句,“騷擾電話而已?!?br />
  杜云皓溫和的點頭,放下手中的餐具,用紙巾擦了擦嘴角,不著痕跡的看了眼腕表上的時間。

  雖然,他什么都沒說,但唐心妍是聰明人,她知道這場相親已經接近尾聲,并且,他沒相中她。

  唐大小姐人生中的第一次相親,就這樣以失敗而告終。

  她看著杜云皓離開的背影,突然有種沖動,想把他搶回去,藏起來,當壓寨相公。

  唐心妍重重的嘆了口氣,然后,拿出手機,重新按了開機鍵。

  手機屏幕重新亮起來,然后連續的震動,提醒她關機的時候有十幾通未接來電,都是助理打來的。

  唐心妍回撥過去,電話那邊,傳來助理急切的聲音,“唐律,你怎么關機了,主任找你,十萬火急?!?br />
  “知道了,我馬上回去?!?br />
  唐心妍開車回到律師,助理早已經在門口等著她。

  “什么事兒?

  大周末也不讓人安生?!?br />
  助理搖了搖頭,提醒道:“主任沒說,但我看她臉色不太好看?!?br />
  唐心妍踩著高跟鞋,沿著走廊,向主任辦公室走去。

  妝容精致的臉上毫無懼色。

  她又沒犯錯,主任心情不好也與她無辜,估計是更年期的問題。

  唐心妍在主任辦公室門前停下腳步,象征性了的敲了兩下門,里面很快傳出了請進的聲音。

  “主任,您找我?”

  唐心妍推門走進去,在大班桌前停住腳步。

  德誠律所的主任楊捷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女性,短發干練,在圈子里很有影響力,是全國知名的刑辯律師。

  唐心妍大學畢業后進入德誠律所實習,在這里,除了楊捷以外,沒有人知道她是唐家大小姐,所以,她最開始是楊捷的助理,跟著楊捷出庭。

  可以說,楊捷教會她許多的東西,算是她的老師。

  “珊珊,你手里的那個遺產的案子”“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,您放心,保證不給您丟臉?!?br />
  唐心妍說道。

  “珊珊,遺產的案子,我已經決定交給林雯雯,我希望你接手這個案子?!?br />
  楊捷一臉的歉意,把一份材料遞給她。

  唐心妍目光隨意的掃了眼封面,“用一個交通肇事案換走百萬遺產爭奪的官司,老大,您確定不是逗我玩兒么?

  何況,遺產案的訴訟材料我已經準備的差不多,就差上庭了。

  林雯雯明顯是來撿便宜的?!?br />
  “沒辦法,她爸爸是我們律所最大的客戶?!?br />
  楊捷無奈的說道。

  “這么公然的拼爹啊像誰沒有親爹是的?!?br />
  唐心妍不服氣的說。

  “你有,你不拼賴誰?!?br />
  楊捷說完,把材料推給她,“這個交通肇事逃逸案,被告人關曉曉是當紅女演員,這個案子現在備受關注,律師費不菲,我覺得你應該會感興趣的?!?br />
  “我先看看案卷再說吧?!?br />
  唐心妍拿起桌上的資料說道。

  “我就當你答應了啊,林雯雯已經接受那個遺產官司了?!?br />
  楊捷一錘定音。

  唐心妍癟了癟嘴,快速的翻了一遍手中的資料,勉為其難的點頭。

  離開律所,回去的途中,她開車經過書店,進去轉了三圈,才在書架上找到了徐志摩的詩集。

  她側身靠在書架上,隨手翻看,看到書頁上印著黑色的鉛字: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,遇到你!唐心妍:“”她就說這種東西是無病呻吟。

  一生難得一次的遇見,卻無欲無求,像鬧著玩兒似的。

  遇見了喜歡的人,難道不應該努力的去追求,去得到,一輩子永遠在一起么。